华夏小说 - 科幻小说 - 陈路遥!你给我回来!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我们结婚吧

第一章 我们结婚吧

        “陈路遥,讲真的我们结婚吧。”

        躺在我身旁的这个人被我突然说出的话吓的楞住,这是时隔十年以来我和陈路遥第一次见面。

        没错!时隔十年的第一次见面我们就上床了。

        我从没想过十年后我会成功的实现我当时高中的时候为自己立下的目标:有一天我会有自己的一大批读者然后办一场签售会。

        “我的林妹妹,明天你签售会你今晚到底在熬什么夜。”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是我亲姐-林恩。

        自从我写书开始挣钱后,我姐便开始负责我和一些出版社对接的工作,以及安排我出去签售的事,说白了,现在她是我的贴身护卫。如果你们要问难道我姐不会觉得这是在“侮辱”她?我可以坚定的告诉你们,不会!!!根本就不可能!!!

        我开始写书直到挣到第一笔稿费的时候,这个女人当时听到我挣到稿费比我还激动,因为她觉得这就意味着她可以开始准备辞职当我助理,然后躺平这件事情了。

        我还记得当时刚开始写小说是在我毕业的第一年,那时候的我找不到稳定的工作,我奔波在各大招聘会现场,投递的上百份简历都石沉大海,直到有一天我坐在商场里发呆的时候看见有人在办签售会,我突然想起,高中那会热衷于写各种小说(虽说没有一本完整的写完过),那一刻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想法,与其这样每天跑上跑下累的像狗不如试一下自己掌握自己的未来,毕竟写书是我年少时最大的爱好。

        于是我下定决心,开始重拾我当时年少时候的伟大理想——当作家。

        刚开始写的时候一晚上都憋不出一个屁来,再加上我爸妈对我不去找工作,打算居家写小说这件事情极其的愤怒,因为他们这一辈人就觉得应该考一份体制内的工作,稳定一点。

        所以当时我承受的压力让我在有灵感这方面算是雪上加霜,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周,除了拉屎尿尿吃饭这三件事情能让我迈出我的卧室门,其余事情一概不去理会。

        那时候就是林恩这个女人带着我那一无所用的姐夫踹开了我反锁的房门,当时的我正坐在电脑前发呆。

        “林舒,你是不是有病,我就服了你了,我以为你想不开自杀了,写不出来个屁你就出去走走,灵感来源于生活,不是来源于发呆!”

        林恩一边嘴上唠叨个没完一边手中不停的在收拾我床上堆得乱七八糟的书以及衣服。

        “怎么写不出来打算抄袭嘛!呦!还抄大作家的!你可真行,你不怕到时候人家告你。”

        她拍了拍手中从床上刚拿起的小说—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这是被我看过无数遍的小说。

        “林恩,你以为你是我姐就能对我指手画脚了嘛。”

        我不服道

        “怎么,从小到大我对你指手画脚的还少嘛,真无语。”

        “陈可为,你能不能管管你老婆,都结婚了没事儿就往娘家跑,跑就跑吧,带你拆门干嘛!”

        “我可不敢管她,但凡我能管住她,今儿我绝对不会站在这儿拆门,拆完我还得给老丈人赔个新的。”

        蹲在地上收拾残局的陈可为,也就是我的姐夫说道。

        “走,关上你电脑,带你出去吃饭!”我面前的电脑被林恩粗暴的合上。窗帘和窗户也同时被这个女人打开。

        突然一束光从窗子外面照了进来,同时伴随着外面清新的空气,这一刻我贪婪的吸着这时隔半月没有闻到的“香气”,我想从这里得到一些灵感,或者说我想得到一些救赎,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可能是最经压力太大。

        我想起毕业后想回家工作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家乡的空气永远都是最好闻的。

        “小姨子,你怎么跟吸了大烟一样萎靡不振,写不出小说就找你姐带你出去转转透透气,何必把自己关在房子里,让你姐还有爸妈担心。”陈可为从外面拿进来了一盘新鲜的水果,递给了我姐林恩。

        “闭嘴!”

        “闭嘴!”

        我和林恩异口同声的说道。我知道林恩这个人从小到大都是刀子嘴豆腐心,他是绝对不会把对我的爱说出口,往往都是用暴力的手段表达她对我深厚的爱。所以她不允许任何人说我的不是,当然除了她自己。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她有一次骂过我之后,我赌气晚上没有回家和朋友在外面喝酒,这个女人找了我一晚上,生怕我想不开,打了无数个电话,直到我最后受不了接上,她第一句话就是:“死哪儿了,给老子滚回来。”

        我回去之后看见她像是刚哭过的样子,便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她突然开口说对不起,她不应该给我这么大压力,自从那次之后她便很少再说我,说起来我也愧疚的,年少轻狂让家里人操了太多的心。

        “你快收拾,给你半个小时化妆,我和你姐夫带你出去吃饭,不行再喝个酒,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家里有我,你尽管去做你想做的事。”

        林恩说完这些之后,我瞬间觉得自己身上压力少了一些。

        “好,我知道了,谢谢。”我顺势抱了抱林恩,人在最疲惫的时候往往就希望能有一个人站在你这边支持你。

        “好啦,你才刚毕业,还年轻,不要想太多,爸妈那边有我扛着,乖。”

        也正是因为林恩的这些话,我那晚吃完饭后回来爆更几万字的新本,之后没过几天我的第一本小说便成功和平台签约。当时觉得一切进展的这么顺利都是假的。

        直到后来临到过年的时候平台的第一笔稿费打入我的账户,那是一笔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大的收入,不过那是我毕业失业那么长时间以来到账的第一笔钱,我的账户余额成功从0突破。

        再到后来我写书的这份自由职业逐渐走向正轨,我需要去各个地方和出版社谈签约和版权的事,当时都是我一个人,于是我姐打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外加不想让我这个妹妹太辛苦的称号成为了我的助理。

        这次的这场签售会是在我当时高中的母校办的,当然也是陈路遥的母校,说白了这里记载着我和陈路遥的故事,说到这里你们一定会以为陈路遥就是我青春时代的男主角。

        在这场签售会举办的前一天,我发了个朋友圈:我要和我的青春见面了,说到底是想让那些年少时看不起我的人还有我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看看,我到底还是混出了些样子。

        很多高中的朋友都在底下评论道

        “也太棒了吧。”

        “我天!林舒你就是我的偶像,我一定要去现场偶遇你。”

        还有一条来自陈路遥的评论:好久不见

        但没过一会就被他删掉了,我并没有觉得奇怪,自从高中毕业上了大学之后我再没有和他有过任何联系,他也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以前他也干过这种评论之后又删掉的事,当时因为一些缘故是他说的以后不会再联系我,我说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没想到就是因为这句话,他真的再也没联系过我。

        签售会当天我见到了许许多多认识的人。

        直到一个声音出现。

        “林舒,好久不见。”

        我停下手中刚刚写完的名字,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那时候这个人天天在我耳朵边叽叽喳喳,我迟钝了一下抬头看到。

        眼前的这个男人穿着一身休闲服,但看的出来他的这一身是精心准备过的,我认识的陈路遥就是一个每天都穿休闲服的人,甚至在我们十八岁那年学校为我们举办的成人礼上就他一个人穿着休闲服,出现在我的面前。

        “陈路遥,好久不见。”

        我故作镇定的说到,但是谁都不知道我等了这个男人多少年。

        大学毕业后,我无数次的想象过这个男人出现在我面前的样子,但从没想过会是在这样的场景下,他还和当时年轻的时候一样。

        签售会结束后,我看着在和我们高中毕业班的老师侃侃而谈的陈路遥,其实他一直都是这么优秀但年少时的我却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他的好,所以说人啊就是欠,在你身边对你好的人你永远都看不到。

        我朝正在说话的陈路遥走了过去。

        “小林,没想到这么多年你会以这种方式再回到学校。我当年还真是没看错你。”站在陈路遥面前的中年女人说道。

        呵,我心想那时候正是因为她,我一度对自己的爱好产生怀疑,我还记得她当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嘲笑我到,作文写的那么烂竟然还想着写小说。

        不过说来也是,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在写小说的时候灵感不断,但是八百字的作文几乎像是要了我的命。

        “还要谢谢老师当年的教诲,让我没能放弃创作这件事。”我阴阳怪气道,陈路遥也听出了我语气中的不满与挑衅。

        “小林这真心实意的感谢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那我也应该感谢老师当年对我的关心,不然我怎么可能考上xxx学校。”

        陈路遥接着说道。

        其实当年我的这位老师确实对陈路遥还算的上是用心,因为当时陈路遥在班里的学习成绩算是上游,所以他是所有老师都会喜欢的孩子,不像我成绩中游,不上不下,半死不活最不得老师的喜欢。

        在学校简单的客套之后我便和陈路遥去吃晚饭。

        他带我来到一个人很少的餐厅,不错这就是陈路遥一贯作风,这里放眼望去就只有我们和另一桌人。

        “陈路遥这么多年你真的就没想过回来吗。”我们一直没有说话,饭吃到一半我才忍不住开口道。

        正在埋头吃饭的陈路遥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抬头看着我。这个眼神还和几年前和他分开时他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样。

        “所以,林舒你真的以为这么多年我没出现在你的身边过吗?”他反问我道。

        当陈路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大学的时候我有过那么几次看见有一个身影特别像他的人出现在学校的不远处,但是很快又消失在我眼前,我一直以为是我太想见他所以产生的幻觉,现在这么想来那几次确实不是我产生的幻觉。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怕你还爱着杨一。”

        杨一---算是我青春故事中的男主角。

        “陈路遥,如果我说我等了你很多年,你信嘛?”

        “我信!”面前这个男人的眼神变得坚定了起来,我知道陈路遥永远都会相信我说的话。

        吃完饭都快要到凌晨,餐馆都要打烊,我和陈路遥又都喝了酒,这一刻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借着酒劲把这么多年没见的想念都发挥到极致,于是我不知羞耻的说到:

        “陈路遥,我们去开房吧。”

        现在想起这句话都觉得无比的羞耻,我不理解当时的我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

        “我带你回家,回我们的家。”

        “啊???”

        我还在他的这句话中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陈路遥便带着我一路狂奔。

        “陈路遥,你刚才说什么?”被他一路拉着跑的我气喘吁吁的说到。

        拉着我跑的陈路遥停了下来

        “我说,我们的家。”

        “你不是说你不回来嘛。”

        “那都是年少轻狂赌气说的话,你还真信傻不傻,你以为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让你签个名啊。”

        “那你为什么还要让我等这么多年!陈路遥!你给我回来!”等我反应过来陈路遥这个男人都已经跑的离我好几米远。

        我站在路灯下突然觉得一切都不那么真实,这是我无数个夜晚做梦梦到的,每次我都不想从这些梦中醒来,后来我把每一次做的和他有关的梦都记录在手机备忘录里,但是后来换手机的时候我忍痛格式化掉了以前手机的所有东西,就好像删掉这些我的生活就可以重新开始,我就可以忘掉他,可是事实证明这些毫无作用。他还是在我梦中会反反复复的出现。夸张到我在跟朋友提起我又做梦梦见他这件事的时候,朋友们都会开始不耐烦。

        “乖乖,还想什么呢上车,带你去看我们的家,”

        “不是陈路遥,你又从哪儿开出来的车。”

        “傻子!你真以为我要带你跑着去啊,还有作为一个成熟男性有车不是应该的嘛,快上车吧。”

        这个男人有一次刷新了我的认知,就像我没想过他会突然出现,更没想过他会买房决定在老家定居,我清楚的记得他初中的时候就说等他长大了他一定不会在回老家发展。

        陈路遥把车开到了一个小区楼下,让我震惊的是,这个小区离我家就隔了一条街。

        “陈路遥,你这房子买的为什么在我家旁边。”

        “我可记得某些人说等他长大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把房子买在自己家隔壁,这样他就可以天天回家蹭饭了。不过吧,这句话当时好像并不是给我说的。”

        “你。。。。。。”

        对,当时这句话我是跟杨一说的,那时候我们还年轻。以为当下那种状态我们能走到结婚。

        这个房子的整个装修风格和我眼前的这个男人完全不符合,这一刻我好像理解了他为什么说回我们的家。

        “这房子的装修???”

        “就是你想的那样,一切都是按照你的喜好来的,一个月前装修房子的时候我就想好了,这次回来我们要是不能在一起,我就把这房子租出去,我也不再回来,要是我们能在一起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你看窗子边那个台子是专门为你弄得,你这么爱看风景发呆的人,那最适合我们坐在那里我抱着你我们一起发呆,还有还有你看这个酒柜,我知道你现在啊是个酒蒙子,这里呢就放你喜欢喝的各种酒。。。。。”

        我没想过陈路遥还有这一面,我不知道这么多年他是如何“窥探”到我的喜好和我爱喝酒的毛病,因为现在这个房子跟我想象中未来的家分毫不差。

        “林舒,你知道吗,这将近十年的时间我几乎每一晚做梦都会梦到你,我梦到过我们结婚,我们一起老去。。。。”

        陈路遥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我们刚刚在吃饭的地方没喝完的酒,他的手在窗外映射进来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修长且有力,仿佛像是一件艺术品。

        “陈路遥~”

        因为吹了风的缘故,酒劲上头。陈路遥放下手中正打算要到进杯子的酒,一把把我抱进了怀里,勒的我生疼。

        “嗯~~,陈路遥太勒了,我上不来气。”说完这句话我感觉到这个男人松了口气,抱紧我的手也放松了不少。

        “舒,我好想你。”我抬头看着他,他的那双艺术品一般的手在我的脸上抚摸,一切都那么不真实。毕竟这对于之前的我来说只有可能会出现在梦里。

        “陈路遥,你告诉我这都是真的吗?”陈路遥没有说话,他认真的看着我。

        他突然低头吻住了我,我突然觉得浑身酥酥麻麻的,那一刻我才觉得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睁着眼,反复的确认这个人就是我等了好几年的陈路遥。

        “乖乖,闭眼。”陈路遥一边停下嘴上的动作还有他那不安分的手说道。

        “不要,我怕闭上眼睛梦就醒了。”我抬头看着一脸温柔的陈路遥。

        听了我的话,他便不再说什么,接着开始他下一步动作。

        “陈路遥,我怕~”

        “我们一点一点来,不要怕,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你的。”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生疼。

        我只记得那一晚后来外面下了好大的雨,而我和陈路遥也一晚没有入睡,我们都巴不得把这几年来的委屈,想念发泄在这一刻,生怕明早眼睛睁开这一切的是一场梦。

        天亮,我看着身旁疲惫的陈路遥,他依旧把我抱的紧。

        “陈路遥,你掐我一把,我怕我这是做梦,梦醒了,你就不见了。”

        “不行,都折腾一晚上了,我可舍不得再掐你。”陈路遥说道。

        “所以,陈路遥,我们结婚吧!你还记得吗,你那时候发给我的最后一条短信。”

        “怎么会不记得,我都记得那是清明节,我发给你说,只要你以后还没结婚,我就会一直等你。”

        “那么,你还说话算话吗。”我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现在???”陈路遥像是有些犹豫的说道。

        “嗯,就现在,等我们洗漱完就去领证。”

        “舒,我比你还想现在就去领证,但是我得先去你家提亲,然后我们订婚最后我会给你举办一场属于你的婚礼,这一样都不能少。我到时候一定要把杨一那个人叫来,让他看看最后娶你的人是我陈路遥。”

        “你幼不幼稚。”

        “不幼稚,这可都是男人的胜负欲。好了,你睡会我出去找点吃的。”

        陈路遥穿上了昨天的衣服。

        “诶!你不换衣服的嘛,都穿了昨天一整天了。”

        “呦,现在就开始适应老婆的身份了??”他站在床边突然俯下身子调戏的说道,他那没扣好的衣服正好把他的身材一展无余的袒露在我的眼前,我感觉到我的脸瞬间发烫。

        我一把捂住了眼睛。

        “害羞啦,昨天晚上你不都看过了嘛。”

        “陈路遥!”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这房子刚装修的,我的衣服都还在上海没寄过来,只能穿这衣服了,晚上我们出去逛街,然后买几件像样的。”

        我点了点头。

        陈路遥走后,我看着天花板仍旧感觉这一切发生的不真实。

        我是图图小淘气,面对世界很好奇。。。。。手机铃声响起,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我姐林恩那个女人,我喝了一口陈路遥刚刚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润了润嗓子。

        “喂,姐,大清早干嘛呀。”

        “林舒!你tm昨天晚上死哪儿去了,我一回头你人就不见了,打电话你也不接,而且!你还夜不归宿,让爸妈知道你得死!!哪儿呢哪儿呢。”

        “姐,我二十六了,不是十八。”

        “但是你不知道吗,爸妈从小到大什么时候把你当成过大人,生怕你做出什么违背伦理道德犯法的事情。”

        “只要你不说,他们怎么会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说,真的是,我什么样子你不知道???”

        “林恩!!我二十六了!!没必要事事都跟爸妈讲吧!!”

        “逗你玩呢,所以你告诉我你昨天到底去哪儿了,我可看见看你和一个男人走的。”

        “我不告诉你,怎么着吧。”

        “作为你的助理我有权利知道你和别的男人干了什么。”

        “哎呀,电话里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好吧,我和你姐夫去吃早点了,你自己玩吧。”

        “退下吧,我的小助理。”

        “林舒,你别给脸不要脸哈,再逼我我可就。。。。。”还没等她说完话,我便挂掉了手中的电话,我了解这个女人就像了解我自己,她只会嘴上说说,她是不会做出什么实际行动的。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还是林恩,我就知道这个女人把一句话不说完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但是我!林舒!就是不惯她这毛病。

        我把手机扔在了一边,起身穿好了衣服,看见昨晚扔了一地的衣服都被陈路遥好好的放在我的床头。我的脸上不经露出了笑容。

        我打开房子里的大部分窗户,因为房子刚装修不久,还有一些甲醛的味道没有散去,我站在阳台呼吸着吹过来的风。

        “怎么,站在阳台回忆昨晚呢?”

        “诶呀~陈路遥~”

        “好啦,不调侃你了,你这从小就爱害羞的毛病还是没改。”他摸了摸我刚洗的头发。

        “头发都还湿着就别在这儿吹风了,还有你不会又用凉水洗的头吧。”他问道。

        “凉水洗头有助于身体健康。”

        “你别瞎说,快跟我去卫生间把头发吹干在吃早饭。”

        陈路遥又一把抱起了我。

        “放下放下,我又不是不会走路。”

        “你是会走路,但是你不听话,你不得跟我在这儿吹半天牛逼才去。”

        就这样我被这个男人抱进了卫生间。

        他温柔的吹着我的头发。

        “陈路遥,还真别说,你的手是真的很好看。”

        “你才知道。好了吹干了,去吃饭吧。”

        “陈路遥,我想。。。。。”

        “不,你不想,吃完饭在想。”

        我又被这个男人从卫生间“拖”到了餐厅,我看着摆满了一桌的早点,豆浆、油条、包子、还有乱七八糟的老家这边特色小吃。

        “所以,陈路遥,吃这么多我要是胖了,怎么建立我在读者心中的良好形象。”

        “没事儿,你天天写悬疑小说,在你那帮忠实粉丝眼里,你早就不是什么好人了。”

        他这话一说我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毕竟这几年以来我一直写悬疑小说,编造了无数案件,有时候林恩那个女人都会问我不会哪一天逼急了给她抹脖子了。我也无数次的在我的小说底下声明,本书内容纯属虚构,不要联系到作者本人。还有一部分读者在我签售的时候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竟然是个女生,他们一直以为写悬疑类型小说的人只会是他们这帮大男人。

        所以后来我会在我的每本小说声明底下在加一句作者大大是女的,就算这样也有不少人并不相信,他们会在我的书底下评论说,坚决不信作者是女的这件事情。

        “快吃啊,想什么呢,这有你最喜欢吃的油条和豆浆,你不是最喜欢油条泡豆浆了吗?”

        没想到这么多年这个男人还知道我喜欢吃什么。

        当时在学校的时候我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吃豆浆油条,陈路遥那时候问我问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怎么做到天天吃豆浆油条还不腻。

        我还记得那时候他也跟着我天天吃,直到有一天把自己吃吐在了教室,之后我便再也没见过他吃豆浆油条。

        “陈路遥,你怎么不吃豆浆油条。”

        我故意的问道。

        “我怎么不吃,你还不知道啊?在这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有别一句一句陈路遥的,叫句老公听听。”

        好吧,这个男人这么多年确实没变,还是那么“贱”。

        “我不,又没领证我才不叫你老公,你这是在想屁吃。”

        “你再说一句!!”

        “就说就说,又还没领证。。。。。”还没等我说下一句话,这个男人便又亲了上来,我嘴里还有没咽下去的豆浆。一把推开了他。

        “陈路遥!恶不恶心,还吃着饭呢!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有病!”

        “我觉得你应该吃差不多了吧,所以我们要干点正经事了。”

        “不要,我还没吃完。”

        “不,我觉得你吃饱了。”

        陈路遥又一次把我从椅子上抱起,径直走到了卧室。

        “陈路遥,咱两再商量商量呗,我还没吃饱,真没吃饱啊!”此时的陈路遥已经丝毫听不进去我的话,他的手已经开始解我上衣的扣子。

        “没吃饱?没吃饱就吃我吧。”

        “陈路遥!!!我就不应该跟你回家!!”

        “后悔来不及了,反正都要嫁给我了。”还没等我再次开口这个男人便又吻了上来。

        我是图图小淘气,面对世界很好奇,我有问题数不清。。。。。。

        我推开面前这个饥渴的男人

        “电话,电话,电话想了。”陈路遥一把拿起电话挂断。

        “不管!”接着他又开始下一步,电话在此刻又响了起来。

        “等会儿!说不定是我妈。”

        “不可能,我刚看了不是。是一个没备注的电话。”

        “等我接了再说,都打这么多了。”

        “那你叫句老公听听。”

        “老公。”好吧我承认在这一刻的我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陈路遥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坐在了床边,递给我电话。

        我好像见过这个电话号码,总之很熟悉。

        “喂,您好。”

        等了那么几秒,电话那头的人没有说话。

        “喂,您好!”我又说了一遍。

        “林舒,好久不见。”

        我愣住了,这个声音很熟悉但又很陌生,说是陌生不如说是我不敢相信。

        这次换我不作声。陈路遥像是看出了什么。

        “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说话了。”陈路遥一边问道一边顺手接过去了我的电话。

        “喂,您好,是有什么事儿吗。”

        “是杨一。”我说道

        陈路遥看着我。

        这一刻,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总是会在我开心的时候出现,然后下一步破坏我的生活。

        “挂了吧,我不想听见他的一点声音。”

        “你还没放下他吗?”陈路遥挂掉电话犹豫的问道。我知道他这一刻最怕我说对,我还没忘掉他。

        “没有,在他当时突然消失后我就开始忘掉他了,我记得当时找遍了所有地方,直到他妈妈告诉我不要再纠缠他,他值得更好的生活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和他没有以后,不管他这次在突然联系我是因为什么我都不可能再回到他身边,因为我现在爱你陈路遥,我这几年等的人也就只有你陈路遥。”

        “我信!”

        我不会像什么电影或者电视剧里演的,对方一声不吭的离开,然后多年后回来,再回到他身边,这不是我林舒会做的事情。

        我看着面前还在发愣的陈路遥,我知道这一刻他一定不好受。

        “陈路遥,一定要信我。”我一边说话一边吻上了他,这一刻他好像才放下了心来。